A工作室即将成为历史

A工作室成立于2008年,当年在珠海和方伟,苏雷一起创立,最后却因诸多原因没有继续。后来我窃用这个名义做了一些稀稀拉拉的网站。

却没有想到,一做就是10年。

10年路程走过来,我也成长了很多很多。在这一路任性和狂放中,感谢那么多的朋友的鼓励和支持。

人生有你们,真好。

A工作室作为时代的孤儿,终是被我抛弃。乞望安好。

 

站长,你并不只是一个技术员

互联网的发展造就了站长行业的发展,有人说站长是个苦逼的行业,有人说站长也是一项赚钱的行业。至于谁是谁非不做讨论,我们想要知道的是为什么别人做网站可以过得很好,为什么别人的网站可以运营的那么成功(赚钱)。

继续阅读“站长,你并不只是一个技术员”

做技术二十多年 突然明白的道理

做技术已经有二十多年,每天忙忙碌碌,开始还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有些思考,时间一长,习惯了,再也没想过。前几天在办公楼上认识了一个朋友,他在某知名IT招聘网站做专业职业顾问,聊天的时候,他告诉我的这些话,让我顿时清醒了许多,现在我决定给自己这么多年的工作方式和思维模式做个改变,应该还不算晚。

继续阅读“做技术二十多年 突然明白的道理”

写给我饿死的好公的一封信

作者:周俊生

好公:

我是你的孙子。五十年前,在那场席卷全国的大饥荒中,你正值我现在这样的年龄,却因为饥饿而告别了人世。你去世的时候,我还在牙牙学语,今天,我唯一知道的细节,是我母亲在我小时候告诉我的,你临死之前,跟好婆叫着要吃团子,可是当时我们家的米窠里早已经刮不出一粒米,光秃秃的地头连一根青草也已经找不到了。其实,多日的忍饥挨饿已经让你身体的消化功能严重损坏,你已经咽不下任何可以叫作食物的东西,同样在饥饿中的一家人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咽了气。

继续阅读“写给我饿死的好公的一封信”

李逵日记(1)

这里面肯定有古怪

(1)
扈三娘生了,是个大胖小子,我心里十分纳闷,二月份才结婚,这才刚刚进八月、、、这里面肯定有古怪、、、

  聚义厅照例聚会,烦透了,本不想去,但强盗圈就这么大,抬头不见低头见,不去说不过去,去了就得随礼,哎!我区区一个堂级干部,一月俸禄才二十两银子,前几天秦明结婚随了十两,他是厅级干部,给少了不好看,何况我以后可能要归他大舅子花荣管。不过心里想想,秦明这厮忒不要脸,二婚还搞的这么隆重,咒你生儿子没屁眼。
继续阅读“李逵日记(1)”

罗李新婚快乐。

今天是罗强和李向的新婚之日,在此谨祝新婚快乐,幸福,平安。
罗强是我初中三年和高中一年的同学及同桌,也是玩的比较好的几位女性朋友的一位。
李向是我高中同学,死党之一。
今日他们两位新婚大喜,我却未能回去庆贺,是我之过。我深表歉意。

历史久远,世事驳杂。
我唯一能做的,是遥远的祝福。

世界只有一个.

关于世界各地频发的灾难,由此我相信霍金的话了.200年世界毁灭那也太久了.

2012虽然不至于大毁灭,估计也差不多了.

我们姑且来看看最近甘肃舟曲的泥石流.

在深切默哀的同时,看看这张图.

舟曲地震后的景象
舟曲地震前后的景象

 

我想问问,周围山上的树木哪里去了?

悲哀尤自盛

我想我一直以来是个容易伤感的人,但是又深切惧怕伤感。

世俗包裹下,兀自挺起的坚强。

自学生时代的风华绝伦,到现在的默默无闻,

我在自我张狂的同时,为了以后的理想。

什么都不说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写,什么都不问闻。

积累是个过程,我把我的青春赌在键盘上。

寂寞黄山岭。

悲剧由身而起,悲剧由心而落。

我是真切惧怕悲剧的降临,我是深切体味悲剧的残忍。

我希望我能做出努力,让一切幸福安康祥和。

否则天注定,则乱乾坤。